排行榜
當前位置:首頁 > 粵語資訊(影視資訊) > 向粵語片致敬!
歷史資訊

向粵語片致敬!

粵看粵滋味-粵語片YueYuPian.Com2013-12-26 12:41:460

謹以此片獻給所有為粵語片付出的最可愛的人們!
    五六十年代的粵語片伴隨著我們這代人整個童年時期,別誤會,我是準80后的,沒這么老,但廣東人都知道,八九十年代香港翡翠臺與亞洲電視臺都在中午時段播放黑白粵語片,我幾乎天天看,倒不是我從小就喜歡黑白粵語片,只是那個時段剛好是從學校放學回家吃飯休息的時間,邊吃飯邊看,當時,我年紀還小,對這類粵語片說不上喜歡,也說不上討厭,但自從踏入千禧年后,再想看這些粵語片懷舊,只能在凌晨4點左右那個時段了。
  也許,現在有不少人都很不喜歡這種粵語片,原因是:拍攝粗糙,傳說7天拍一部;內容模式化,窮困潦倒的書生必定染有肺癆咳血;題材不斷重復,這種情況現在都是這樣,就不舉例了;對白羅唆,一時間沒能舉例,隨便找一部看看就會了解;……
  這真的只是粵語片的缺點嗎?撫心自問,現在的電影何嘗不是存在這樣的缺點?無論是香港電影、國內電影、日韓電影,甚至是大家吹捧的好萊塢電影都有這種毛病。例如,《黑客帝國》走紅后,奇洛李維斯避開子彈那個經典的慢動作也成為今后動作電影的模仿對象;又如,《我的野蠻女友》出爐后,各地的電影公司也紛紛趁著大好形勢拍攝以“惡”女為題的電影。這都是市場定律,不論那個時代都不能避免,我也相信當觀眾接受并且喜愛某類題材的電影時,很大可能會意猶未盡地希望再看多次。
  不知道有沒有人留意到,現在很多影視的橋段都“抄襲”粵語片的,不論是有意無意,也就是說,粵語片雖然粗制濫造,但當時的導演和編劇所想到的,與現在的導演和編劇所想到的并不顯得水平有多低。這才是我尊敬粵語片的初衷。
再看看粵語片與國語片的區別:
  《九品芝麻官》當及第顯明的三個例子。一個便是現在CCtV-6播出的版本,水兵提督常戚(是這個戚嗎?請海涵我懶得去查證)叫李文馨李公公作“干爹”,而倪星出演的常威則稱謂李公公為“干爺爺”——畢竟上,常威是李公公的干兒子,因為粵語當中“契爺”只有一個含意,那就是“干爸爸”。常戚不是李公公的干兒子,只要常威才是。固然,國語版為什么要這樣翻譯,啟事無奈考究,不外懂粵語的人一看國語版,馬上就會知道這是一個顯著的錯誤。 第二個例子便是律師方唐鏡。粵語傍邊“方”與“荒”是一個讀音,是以方唐鏡在粵語版中諧為“怪誕鏡”,說的等于這廝是個收人財帛、替人消災的黑狀師。然而在國語版,純粹失去了多么的嗤笑成績。 第三個例子是星爺飾演的候補知縣,在公堂上聽到秦小蓮(張敏)陳說哀思經歷時,說了一句“天子建功與蔗民同罪”,這里透露表現出了香港編劇的高深之處。粵語傍邊得多詞除了本身意義之外還帶俚俗的貶斥,好比“蔗”,各人知道甘蔗嚼過之后的蔗渣是要被摒除的,說一整體“蔗”興許“蔗渣”,在某些處所與語境下是貶損人“無大用”,微賤。而在這里表白了星爺怨尤之下對常威水師提督公子身份的不屑。從稱謂的層級來看,“蔗民”以致低于蒼生許多。不過,國語版,梗概說不熟識粵語的朋儕就很難體會獲得其中的妙處了。 多舉一個讓人酸楚籠統悲喜交集的例子,那是影戲《國產凌凌漆》傍邊阿漆和達文西在“我軍軍部”的一段簡短對話。 達文西:阿漆,你一直凡是一個豬肉佬嗎? 阿漆:不是豬肉佬,而是一個唏噓的豬肉佬。 達文西:哦,我未嘗不是一個挫折的菜販? 這段粵語對白確鑿是編劇對星爺和羅家英西席的致敬之辭。一個“欷歔”與一個“迂回”,以及兩方在影戲當中飾演的腳色,很奇妙地反映出那時兩人在理論的香港影戲界、曲藝界的各自地位與多年境遇。這兩句臺詞之優美,的確是“微言大義”,是國語版完全無奈企及的。 另把引用到《大話西游》的一小塊也放在這里 “幫主,你太公著火!”——這里有誰知道二當家說的“太公”與盲炳說的“祠堂”都是指代小JJ呢? 至尊寶:你還敢說,那天要不是你把脖子縮了一下,我怎樣會被人家打中鼻子?——這句話翻成普通話徹底失去了本來粵語的幽默感(你竟然還好含意說?那天要不是你在我暗地里忽地縮頭,我會被他人打中鼻子?)。 至尊寶:誰說我斗雞眼?我只不過把目力解散在一點以竄改我以往對事物的定見,干嘛?辟謠我弗成了,想搶我的位子?——這句臺詞,平庸話與粵語各有千秋。但粵語的原意是“我只是把眼力集中在一點以旋轉我以往看工具的門徑”,既是自嘲也是嘴硬。顯然平凡話臺詞是升華了。也少了粵語的俚俗滑稽。 二當家:幫主掉糞坑里去了!幫主!——這句翻譯少了不少粵語的精華,原話是“幫主掉糞坑里去了!都去大便啊!”典型的落井下石風格。遺憾啊,痛惜……

返回當前資訊歷史資訊

? 11选5怎么玩